《姐妹俱樂部》聚集女性話題 笑果探索喜劇新模式

发布日期:2021-07-21 05:13   来源:未知   

  www.bb1v3.com.cn,創新理論之父熊彼特認為,創新的核心是“舊要素的新組合”,其關鍵的兩個步驟是,第一要拆解基本要素,第二是將要素重新組合。也正如喬布斯所言,創新不是創造全新的事物,而是把不同的事物關聯起來,合成新事物。

  自5月29日與愛奇藝聯手以來,笑果文化製作的全網首檔聚焦女性話題的創新綜藝情景秀——《姐妹俱樂部》,目前已經播出了四集,“情景喜劇+真人秀”的組合創新表現形式和拆解女性日常小困境的內容探討,引發了觀眾的深思及好評。

  “曾經有一個叫Polygraph的網站統計了2000部好萊塢的大眾電影,發現在78%的影片中,主角是男性且女性角色臺詞總量少於男性。78%的影片中,女性臺詞少於男性。”作為笑果文化的一名女性編劇,《姐妹俱樂部》的總編劇姜索蘭在談到對這檔“關於女性的小節目”時提到了團隊的創作理念,節目中想呈現的往往都是女性的“小困境”,比如女廁所排隊的時間太長,女性停車位到底是照顧還是歧視,女性該不該使用自己的性別優勢…… 製作團隊希望用更加幽默的方式幫助女性發掘並拆解這些小困境,傳遞出的“girls help girls”的態度。

  從已播出的四集來看,第一集中的馮瑤瑤和陳幸童這樣,有著獨立精神、自由思想的現代女性,呈現著各自的婚姻煩惱並陷入掙扎,而二者也最終看清自己的內心並掌握關係主動權的過程,極易使人産生共鳴。而在第二集,《姐妹俱樂部》將問題再度放小,以“少女的煩惱”和“簡歷式相親”,同樣通過截取誇張的喜劇場景,講述了幾乎每個女性都經歷過的年齡焦慮和自我懷疑。

  第三集則是圍繞著“性別優勢”和“外表誤解”,對當下社會女性通過性別優勢獲得便利的看法展開探討。第四集探討“究竟是騎士精神還是歧視精神”,所呈現的“性別歧視”和“過度照顧女性”,對究竟如何定義性別歧視等當下社會男女話題再度展開焦點深思。

  尤其是在第四集,飛行嘉賓李治廷扮演的“勞倫斯”在節目前半部分表現的對女性“過度照顧”,讓楊子姍飾演的程嵐反而覺得是一種歧視。此外,還有張天愛飾演的馮瑤瑤為照顧員工與物業溝通設立“女性停車位”的舉動,又讓另一位員工覺得這種“寬粉停車位”是在表示“女子不如男”的歧視感。

  最值得一提的是,程嵐為高中同學接風洗塵買單的情景,讓人有種身臨其境之感,“怎麼能讓女性買單”的質疑像是在打“男性”的臉,但程嵐卻覺得“女性買單有什麼問題嘛”。所有的照顧也應該分清場合和適度,過度在某種程度上可能就是一種“大男子主義”。

  通過播出的這四集《姐妹俱樂部》,我們會發現,笑果文化試圖在用一種柔和的喜劇形式去處理日常女性經常面臨的尖銳性問題,引導觀眾對此進行深度思考。這極其考驗節目製作方對內容處理具有深刻的生活洞察,和對男女雙方心理情緒的平衡,既要讓女性的小問題被更多人關注思考,又要讓男性覺得這並不是小題大做。總編劇索蘭表示,此次創作也是想證明純女性題材的劇也是可以好笑的,幾個女生在一起聊天説話也可以充滿梗和笑點。不用撕逼,不用天天戀愛腦,日常一點地討論生活瑣事也可以好看。

  業內人士認為,《姐妹俱樂部》的推出,是笑果文化在脫口秀以外,佈局長視頻內容領域的再次突破;對行業而言,這檔節目創造了更豐富的喜劇模式,也開闢了全新的女性綜藝方向。

  思考比知識更重要。從眼下的用戶趨勢來看,給用戶帶來思考的好內容將是長視頻核心價值。而隨著行業進入存量時代,好內容對各家的價值不僅在於吸引用戶,也是帶動用戶進行更深程度使用和消費的關鍵動力。短視頻爆發的這幾年後,用戶逐漸對短視頻KILL TIME娛樂化屬性顯示出疲態。

  笑果文化董事長葉烽曾表示,笑果文化將會有更大的容量、更真誠的態度來呈現節目,使觀眾慢慢發現節目的優勢和核心價值。

  “在閨蜜的種草下,看完《姐妹俱樂部》的第四集,發現這近1個小時遠遠比在短視頻平臺刷有品質的多,作為一名相對獨立的女性,我就挺討厭打著‘照顧’的旗號卻流露出‘歧視’的感覺。”95後熱心觀眾陳一翊如此説道。

  從另一層面説明,《笑果文化》作為喜劇內容生産提供方,對愛奇藝這類的長視頻平臺也起著一定的推動作用。同時,在節目形式上,笑果文化也是首次採用創新綜藝情景秀,由“情景喜劇+真人秀”環節構成,為每個場景搭建了舞臺,帶觀眾錄製。每一集的錄製都是有演員在舞臺上,和台下的觀眾一起完成的。

  《姐妹俱樂部》不僅以女性視角出發,更是想對受眾傳達出多維度思考,多一些包容理解的節目意圖。希望用故事的溫度柔化尖銳議題,讓在歡樂氛圍中輸出更多觀點。而笑果文化的喜劇産業鏈也在這一次次的內容創新中,變得更加豐滿。